您的位置:首页 >教育 >

内强质量、外树形象 打好职业教育“翻身仗”

2021-11-23 15:15:30    来源:中国教育报

“职业教育社会形象虽在不断好转,但整体认可度还不高,国家战略、社会需求和个人意愿三者是错位的。如何破解?”在11月16日由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主办的“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论坛上,山东省教育厅总督学邢顺峰的这一发问引发与会者的共鸣与讨论。

正如邢顺峰所言,职业教育在经历了招生难的“生存之战”、条件差的“达标之战”和地位低的“身份之战”后,终于赢得了“不同类型同等重要”的地位。当前国家很重视,社会有需求,但学生却不愿意去读。讨论中,“只有内强质量,才能外树形象”成为了大家的共识,接下来职业教育要打一场高质量发展的攻坚战、持久战。

有标准、有质量、有尊严,是职业教育发展的时代命题

“《意见》的首要意义就是给职业教育发展‘划段’,明确今后职业教育发展的主基调——高质量。”邢顺峰说,“我们必须打一场办学质量的‘翻身仗’,办有标准、有质量、有尊严的职业教育。”

如何才能称得上高质量发展呢?“高质量发展,指的是发展方式的高质量,衡量标准就是对新发展格局的适应程度。”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王扬南说。他认为,职业教育的高质量发展有这些主要特征:一是坚持正确方向,二是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三是提供适合的多样的教育选择,四是更加公平让每个人都有出彩机会,五是建成现代职业教育体系。

作为技术技能人才成长基础阶段,中职教育不可或缺

近年来,社会上出现了“取消普职分流”的声音。“是不是人人上普通高中,就是好的教育,人民就满意了?是不是少了职普分流,家长就没有学业焦虑了?”邢顺峰反问。

“正是从人的全面发展出发,中职教育更是不可或缺。”邢顺峰说,“人的兴趣与禀赋天然不同,如果让所有孩子都面对普高以学术训练为主的课程,对很多孩子无疑是折磨。而18岁以前又是技能训练的黄金时期,错过就无法弥补。”

王扬南认为,中职教育应该成为技术技能人才成长的基础阶段,培养基础职业能力和基本文化素养,主体与高职、职教本科一体化设计、贯通培养,同时提供学生向应用型大学上升的通道。

全国政协常委兼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对此表示赞同。“我们调研发现,很多地区中职学生升学比例已经超过50%,一些地区甚至达到70%以上。”他建议,将中职教育的办学方向从以就业为导向,转向就业与升学并重。

纵向贯通是当下建设突破点,横向融通是未来发展增长点

“纵向贯通,主动适应经济社会转型升级对中高端技术技能人才的要求,是当下职业教育体系构建的突破点。”王扬南作出这个判断。

近年来,各地纷纷探索中高本贯通培养试点。“其中大多数学校没有真正的贯通培养方案,贯通有名无实。”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张志勇指出其中存在的问题。他认为,有必要兴办一批中高一体化培养的五年制高等职业学校。

朱永新也建议全面建立初中起点的五年制高职教育。特别是在西部欠发达地区,要允许办学特色鲜明、办学质量较高的中职学校招收五年制高职学生。

职教本科的正式起步,使得纵向贯通成为可能。“‘稳步发展’,就是要迈开步子,而不是裹足不前,要依据本科职业学校和专业设置标准,让符合标准、达到要求的‘双高计划’学校等优质高职办本科,这才是‘高起点、高标准、高质量’。”邢顺峰说。他提醒,当前国家和各省份正编制“十四五”高校设置规划,“要把握住这个重要的时间节点,错过了就可能耽误三五年,影响体系的建设进度。”

“横向融通,主动适应人的终身发展,是职业教育未来发展的增长点。”王扬南说,“要充分认识国家资历框架的重要性,国家资历框架一定要从理论研究转到工作推动。”王扬南建议,要确立职业教育在终身教育资历框架中的定位,保证职业教育与其他教育的衔接和沟通,服务学业提升、职业晋升和社会上升。要成立跨部门国家资历框架制定组织,开展职业教育领域试点,推动教育内部沟通衔接,将国家资历框架纳入相关法律。

完善社会政策支持体系,树立科学政绩观教育观

随着“双减”改革的推进,普职分流政策特别是职普比大体相当成为社会舆论的焦点,甚至成为引发家长教育焦虑的重要源泉。

“根本原因在于职校毕业生的社会地位、收入水平、社会晋升通道、社会保障政策不健全。”张志勇分析说。他建议从三个方面入手健全社会支持政策:一是收入分配政策,提高技术技能人才的收入水平;二是社会流动政策,打破职业院校毕业生在就业、城镇落户、各种晋升方面的歧视;三是社会保障政策,企业单位与公务员、事业单位医保、社保政策并轨。

《意见》强调了各级党委和政府在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中的责任,提出国家将职业教育工作纳入省级政府履行教育职责督导评价,并首次明确要求各省将职业教育工作纳入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考核。

“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考核纳入职业教育工作,对于推动各级领导干部正确认识职业教育,树立科学的政绩观和教育观,营造职业教育良好发展环境,具有直接而深远的重要作用。”邢顺峰说。

朱永新希望政府扛起责任、补齐短板,“西部欠发达地区职业教育发展基础薄弱,需要国家给予充分关注和政策倾斜,加大投入保障力度,重点解决中职学校办学条件和中高职学校师资队伍问题。”他建议参照义务教育阶段全面改薄工程的经验,实施西部中职校改薄工程,由中央和省级财政分担,推动县城中职校在场地、仪器设备、图书等办学条件方面全面达标。同时实施面向西部地区职业院校的公费师范生政策,让中东部的高水平职业技术师范和高水平工科大学免费定向为西部学校培养职教师资。

(记者 翟帆)

相关阅读